普门品入门网
普门品入门网
早吃素 放生问答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 放生知识 临终备览
主页/ 五福临门/ 文章正文

叶曼居士谈学佛经历(一)

导读:叶曼居士谈学佛经历(一)回台北...
叶曼居士谈学佛经历(一)

回台北

。当时,我的女儿哭丧若睑说:“妈妈要不是您是我的妈妈,我真要说您简直是疯了,哪有在大年除夕,把儿女孙女扔下不管,自己走了?若是回到菲律宾跟爸爸去过年,还说得过去,可是,您这时回去,却是为了打七。这真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总之,这个机会我是不愿意错过的。”

这一次,我是抱着求知、求证的心,在大年除夕万里飞回台湾。在国外几年,《楞严经》都给我翻烂了,理趣上虽然知道了不少,但在自己身心方面,却觉得毫无受用。

因此,这一次“打七”,我抱定破釜沉舟的决心。对自己说:“假使在这七天之内,我若不能证实任何东西,从此以后,我不再学佛,不再谈佛了,无论佛的教理是多深,文字多美,依然只是谈禅说法,于事又有何帮助呢?五年来我把自己整个心都挂在上面,可是抓不着!摸不到!碰不见!丢又丢不下,放又放不开,到头仍旧什么都不知道,长此下去,岂非浪费生命?”所以,当时是抱着这种决心去打七的。我的脾气不太好,而且很执拗,老师经常说我,一个女人,怎么有这么大的霸气?应该放柔和些。

我自己倒不认为这是什么霸气,无论别人如何夸赞我,我觉得自己并不很聪明,因此,只有一个办法:勤能补拙,最好是下死功夫。所以,无论学什么东西,本着笨鸟先飞的原则,我总会比别人早一步,下多一点功夫。那么我就不会比人家落后得太远。而我学佛,起步已太迟,兼之自感老大,更深怕他生未。而又此生先休,所以才会如此的着急。

因此,我下定决心,在这七天之中,一定要把这档子事弄个清楚明白,作个最后了断。

大年除夕,赶到了台北。第二天,补办了入境手续,向朋友借了铺盖,未通知任何亲友,只向老师拜了年,便澄心静虑的住在旅馆,准备第二天上山,到杨管北先生的别墅去「打七」。

那年,仿佛都是男士,只有我一个女人。

在禅七中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过去了,我非常的虔诚、专精、老师说的法,我心领神会的细琢磨。老师教的法门,我都认真的去参修,他要我们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在那几天当中,我一句话也不说,一副要打官司的脸,不说也不笑。朋友们安慰我说:“这事情,不能急,要慢慢来。”我劈头的反驳他们说:“慢慢来,等到死了再来?还是等到像您这么老了再来?”

我就像是疯狗一样,只要谁劝我,我就不客气的反驳回去。甚至于连老师的话,我若听不顺耳,也板着脸反驳。我认为只是打打坐、数数呼吸、听听经,不管理论上有多好,但是对于自己毫无补益,并不能证实什么,这岂不是依旧在拿佛法来消遣?

那时我的心情,实在太坏了,把所有的朋友都顶撞了,我不是气冲斗牛的瞪着两只眼睛发脾气,就是闭着两只眼睛生闷气,饭也不吃,觉也不睡,满脸的杀气,真像卖牛肉的样子这是后来同参们描述我的当时神情。

到了第四天晚上,大概是有人对老师说:要是再不管她,她可能就真要发疯了。于是,老师把我叫了去。

老师说:“你在闹什么呀!”

我说:“太多的问题,从头到尾,我都不能解答。”

老师说:“你这样,就能解决得了吗?现在,你静下来,冷静下来……一切问题都不要想,全都放下。”

我瞪着两个眼睛看着老师。

老师只是说:“静下来,什么都不要想!”

我静了下来,突然间,我有如醍醐灌顶,从头顶静到足心,我立即体会到,真正体会到:“狂性自歇,歇即菩提。”

一切问题立刻溶化消失,心中豁然开朗,一种说不出的欢喜、舒畅、宁静,那是难以述说的。

我高兴的说:“老师,就这么简单?”

老师说:“根本就不复杂!”

我说:“就这么平凡?”

老师说:“从来就没有隐密。”

于是老师叮嘱我:“好了,就是这个意境,一直保住下去,不要睡觉,不要动,好好保住。”

老师离开后,我继续坐了许久。忽然想起,脚还没洗,牙也没刷,赶紧下座,到了浴室,清洗一番,然后,躺了下来,倒头就睡。这一觉真是睡得好香,好甜。

第二天,一早老师问我:“怎么样?昨天怎么样?”

只见老师把眼睛一瞪,大声的说:“告诉你不要睡,继续坐下去,你为什么不听?”

我说:“老师!我的脚没洗,牙也没刷……”

老师不等我说完,就向我吼着说:“这就是你的洁癖!这就是习气!这就是业力!”骂了一大堆。

我听了,一点不觉委屈,反而心平气和的说:老师您昨天讲密勒日巴尊者的故事,当他飘在半空中下不来的时候,把他老师给的锦囊打开一看,原来只是告诉他:“此时最需好饮食。”其实,此时也需好睡眠哩。

老师笑了,没有再说什么。

那一整天,坐得非常好,不必用什么法门,自然的万虑俱寂,而又充满欢喜。仿佛一切原本就是如此的。到了晚上,刚躺下来,突然感觉下腹部,脐以下,整个热气充满,就像山里氤氲的云,翻滚弥漫,越来越密越厚,又暖又充实,忽然有一股气从密集的云层里直往上冲,顺着喉咙、唇、舌、人中、鼻子到眉尖,然后分成三叉,牢牢的,把顶门按住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?既不害怕,更不心乱,反觉得很有意思,心里想:你可以上来,你是不是也可以下去呢?这么一问,“他”就真的下去了。我又再跟“他”商量:你是不是可以再上来?于是,这股气又上来了。

我开玩笑的问“他”:也能从后面上来吗?“他”就另分一股从后面尾闾,沿着脊椎、后脑,然后分为五支,冲了上来。这样一前一后两股气,上面各分出叉,把我的头部密密抱持住。

我摇一摇头,摇不掉他,但是心里要他上来,他就上来。要他下去,他就下去。我就这样的和他戏耍了好半天,觉得有趣而又舒服,然后,我安然的睡去。

第二天清早,几乎把他忘了。但是把头一摇,才发现他还在那儿。清清楚楚的在那儿,这一下,我知道“他”不太简单,立刻奔跑到老师的房里,报告昨天发生的事惰。

老师立刻吩咐鸣钟集众,大伙儿都到了禅堂。老师向大众宣布:我们大家来庆祝叶曼她,任脉、督脉一齐打通了。”

我好奇地问:“什么叫任脉?督脉?打通了又怎样?”

老师说:“前面的叫任脉,后面的叫督脉。其他问题,暂时先放下,现在,你一切不要管,只是好好地保住!”

当时,我心想:老师既然如此郑重地当众宣布,当然不是走火入魔,反正我心里现在很喜悦满足,其他的由“他”去罢!

我就那样的继续坐下去,腿不累,心不乱,肚子也不饿。

一直坐到下午,发觉月经来了,而且,来很猛,算算日子,刚刚过去几天,这恐怕真的出了毛病了,于是,赶紧去请教老师。

老师一听,高兴的说:“好哇!赶紧斩!”

我问:“斩什么?”

老师说:“斩赤龙呀!就是斩那个东西。这正是最好的时候。”

我追问:“怎么斩?”

老师说:“我又不是女人,我怎么知道如何斩?你自己现在应该自己知道了!”

说实在,斩赤龙,正和任、督二脉一样,都是生平第一次听到,根本不知如何处置。但是,心里一横,想着:古人说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!”死就死吧!不去管它!斩不斩的话,至多不过是血崩。所以我虽是茫然,却很安静的走开。老师突然在我身后,说:“空掉它。”回到座具,心想:空掉它?这个我做得到。对!空掉它。

刚这么一想刹那间,血就止住了,它的停住,正像它来时的突然与猛烈。

原来身上前后的两道气,在血止的同时,突然间,转变成了一道急流。原来这两道气,我是可以任意使“他”升降的,这时,“他”却自己变成一道河流,周身上下前后轮转,转动的时候,可以觉得:有个轨道,并且上面有个东西,“突突!突”的在轨道上奔驰,就像是火车在一条有三根铁轨的轨道上飞奔前进。

我又去报告老师:“现在血是止住了,但是身上又出了变化,任脉、督脉全没有了,它们连成一条河流,上面还有一个小火车的东西,‘通!通!通!’的在旋转。”

老师说:“哎呀!你怎么这样的好运气!真是瞎猫又碰上了死老鼠。这是转河车!不是转火车。”

我问:“什么是河车?”

老师说:“就像那古时耕田用的河车,农夫踩在上面转动着,把木格子的水随着从下面兜上来。从前,古时候,没有火车,所以,把这个现象称为转河车。”

这时,已是第六天了。

第七天,我们打七结束,大家下山。我内心充满了喜悦与满足,我并没有得到什么,只是体会了“狂性自歇,歇即菩提”的确切含义,同时,使我了解并且确信“心物一元”。

从前我必须用尽各种方法在静坐中求定,还是得不到。现在一坐下,我的心自然就安定,不必用持咒、念佛、观想等等去除妄念,妄念自然没有了。

至此我深深体会到心真能影响物,反过来说,物也能影响心。而心物两个东西,实在同一的。在事实上,我并无所得,只是解了“狂性自歇,歇即菩提”的真义,就有这许多的身体的变动发生。

打七结束时,我向老师叩首礼拜,很感激的说:“我流浪了二、三十年,现在,总算找到家了。从此以后,不会再去东奔西闯,同时从现在起,我再开始吃素。”小时候吃素,是吃的儒家素。今天,吃的是佛家素。我吃素既不是要增加福德,更不是为了怕因果。如果吃素有一点点功德,这个功德就回向给我那个老同学张起钧先生。因为不是他,我不会认识老师,没有老师,我不会有今天。

从一九六五年吃素到今天,又已经有十六年了。

心如墙壁

下山以后,我曾经准备在老师住的附近,租一间房子,藉此闭关一些时候。但是我不能决定,我有很多问题挤在心里,我必须静静的单独默想,于是我就去住在旅馆里,那时并没有亲友知道我回到了台北,更不知我住在那里。只是回国时,托一位老朋友替我办理入境证,只有他知道我回来了,并且住在那里。

在整整两天中,我不接电话,不接见人,一位蒋太太,得到我的行踪后,站在我的屋门外,哭求见我一面,并为我送来食品,我却毫不动心的硬是不理。我只是专注的清理心中的所有问题。我没有走下床,也没有盥洗,就只是坐在床上,把窗帘全拉起来,不吃不喝不点灯,只是静静的想,想过去所读的书,老子、楞严、论孟以及其他不能了解的一切问题,这些问题像电影似的一幕、一幕的显现,而我不必凭理解,也不靠思想,更不用分析,只是感觉的一一明白,这种意境很难解释,只是,我感觉到自己变得好聪明,仿佛那些问题不再是问题,几乎是本来就知道的。

当时,心里充满了感激,感激释迦牟尼佛,感激南老师,我曾经写了一封信给我的女儿,告诉她,我的喜悦,我说:“粉身碎骨,难报师恩。”生我的是父母,给我第二生命的是南老师。在这几乎两整天的时间,那位替我办入境手续的朋友,对于我的自我禁闭,真是又急又气,最后他在门外下了最后通牒:“我给你办的居留只有十天的期限,你倒是延长?还是出院?必须说明白。假如以后发生任何后患,都必须由你自己去担当。”我只好把门打开。从门外射进的灯光里,他一见我,就说:“哎呀!你怎么变得像鬼一样?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说:“我两天来,没有吃饭,没有喝水、没有洗睑,没有移动过。”

他想把帘子拉开,我连忙说:“请先不要拉开帘子,我最好慢慢的见光。”这位朋友,急迫的追问着:“你到底是在这里搞些什么?”那时,我从心窝口到眉端,堵塞得满满的,就像是一堵墙,堵在那儿。整个人也像一堵墙,所以滴水不能入。

我说:“我现在堵在心里有很多的东西,我自己也不知是留下来?还是走?目前,最不能解决的,是我心里头的这一堵墙,我自己都没办法思想。”他说:“你不会打电话,问问南老师,看怎么办是好?”

我说:“南老师刚刚打完七出来,每一次打七之后,老师常说他就像去掉了半条命。所以,这个时候,我实在不忍心再去打扰他。”

他就试着问我这些时候想到了什么问题,希望能说给他听。他并且要求开一盏灯,以便记下来。我把心里的一切问题,滔滔不绝的像倒水一样倾泄出来,等我把心里的话完全说出来,突然间,发现心理的这道墙,全消失了。现想一想,那是否是“心如墙壁”呢?真是非常可惜。

从他进门,一直到说完,足足有两个半钟头,于是,我换洗一番,然后,我们就外出,吃我的第一餐素斋。然后和老师通了电话,报告他,我决定回菲律宾。

老师嘱咐我:多珍重,常来信。我便飞回了菲律宾。

我慢全消佛慢激增

从打七时候起,即使我在禁闭期间,河车一直都在身体内转动,日夜不停的转,路线很清楚,力道很强。我可以随心意的让它倒转或顺转,不去理它,它也在那里转个不停。

回到菲律宾,我先生看着我说:“你的神色好像有点不同。”我说:“是的,我好像整个的换了一个人。”

他告诉我别后,在使馆和家中所发生的琐碎、烦恼的事。我听了后,竟然微波不生,只是说:“这并不是什么问题,算不了什么,丢开好了。”那时候,内心平静得很,不会生气,也不会激动,也不大愿多说话,更不愿多见人。

这一次,我带回很多的经书,我贪婪的读书、沉思、默想、静坐。

逐渐,从台北传来了我参加“打七”的经过。于是,佛教中人希望我能到庙里去讲经。我婉辞了,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讲法。于是,他们要求我只是随便谈谈我的学佛所得。在瑞妙尼师的推动下,约集了一些居士到我的家里,大家谈谈佛法,越集人越多。瑞妙尼师终于邀集了几十个人联合写信给我,请我正式开讲心经。每月只讲一次,上午讲完之后,下午,他们便在电台用闽南语播放。一月一次,讲了一年才把这部心经讲完。因为人太多,家中容不下,所以只好把讲经的场所设在瑞妙法师的灵鸶寺大殿上。同时其他庙里的师父们也要我去讲经,我老实的对他们说:「我只读过两种经,一个是心经,一个是楞严经,我实在讲不出什么法,更是不会讲经。

讲完心经,瑞妙尼师的主意办法很多,她又邀集几十位居士再联合要求讲楞严经。

我向她开玩笑:“瑞妙师,你不要我讲楞严经,我会把您的庙拆了的。”她说:“没有关系,你就是拆了我这座庙,我也不在乎,只要你讲。”不料这番对话,竟成忏语,她竟被人诬告,惹了很大的麻烦,不能在菲律宾永久居留。但是她后来到了檀香山,又赤手空拳的盖了另一座庙。她的毅力,她的见解,她的气魄,都非常人所及。

有一位有钱的华侨,有一天去庙里,正听到我讲经,他立刻提一笔钱送给我,算作对我的供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