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门品入门网
普门品入门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禅理故事/ 文章正文

印祖故事:孝子修成不坏身,欲免轮回当念佛(8)

导读:印祖故事:孝子修成不坏身,欲免轮回当念佛(8) 双溪寺的三坛大戒已近尾声,传戒过程顺利如仪,求戒的戒子们都很欢喜。这天得戒和尚印海定律师对戒子们开示: “诸位戒子,此次传戒法会即将圆满,梵网经云...
印祖故事:孝子修成不坏身,欲免轮回当念佛(8)

双溪寺的三坛大戒已近尾声,传戒过程顺利如仪,求戒的戒子们都很欢喜。这天得戒和尚印海定律师对戒子们开示:

“诸位戒子,此次传戒法会即将圆满,梵网经云,我是已成佛,汝是未成佛,常作如是信,戒品已具足。又云,众生受佛戒,即入诸佛位,位同大觉已,真是诸佛子。这里我给大家讲一讲我师公周老禅师的事迹,希望大家由此深信因果,坚守戒律,依教奉行。不辜负人天师范的僧宝身份。”

老和尚接着讲述:

“我们陕西在洪秀全和杨秀清发动起义之前,我的师公是兴安府(按:今陕西安康市)某县一位姓周的乡下农民,和母亲一起生活,家里贫困,他给有钱人家做工来养活母亲。后来他母亲去世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,就变懒了,不再认真地做工。一天白天,他在睡觉的时候,梦见他母亲痛哭着走来告诉他,‘我死后转世变成了猪,现在在某某地方某某屠夫要杀我,你快去救我

。’师公从梦中惊醒了,赶紧赶到母亲梦中所说的地方,看到那个杀猪的人跟母亲梦中说的人长相一样,但是那头猪已经被杀了。他当时就痛苦得无法站立,摔倒在地上打滚,失声大哭。有人问他为什么哭,他由于没有钱把死猪赎回去,所以只好说‘我心疼’,而不便说出事情真相。他从此以后就发心吃素。他因为是乡下人没有文化,也不懂得修行的法门。于是就按照当地的风俗,向别人讨要点灯的油,要满一担就送到武当山金殿去供灯,希望借此积德超度母亲。他向每一家要一灯头油和三个铜钱,讨来的钱用来买香烛供果,先后往武当山送过几次。后来一个外道邪教的头子打算造反,事情泄露以后逃走了。官府画影图形到处捉拿。那个外道头子与我师公同名同姓,相貌也很相似。官府就把他抓起来了。他向官府解释说因为母亲变猪所以讨油供灯,官府不相信他的话。又从他身上搜到一个帐簿,有几千个人的名字,其实都是施舍油和钱的功德主的姓名,官府却以为是参加造反人员的名册。把他押到湖北西北边界竹溪县衙门,严刑拷打,要他承认造反,定为死罪,但他死活不认罪。由于事关重大,县里又把他押到陨阳府重审。他到知府衙门后喊冤,又讲了因为母亲变猪自己讨油的事。当时的知府见识很高明,看他的面相慈善,决不象造反之人。听他说了娘变猪的话之后想勘验一下,就说:‘你说的话,本府不相信,本府今天就要叫你开斋吃肉。’于是叫人端来一碗肉命令他吃下去,师公当时一手端着碗,一手拿着筷子,不愿意动手。知府把惊堂木一拍,逼着他吃。他吓得一哆嗦,夹了一块肉,还没送到嘴边,就吐了一口血。知府这才断定他确实冤枉,就行文到竹溪县免去他的死罪,并送他到竹溪县边界的莲花寺出家修行,人称周老禅师。莲花寺是陕西、湖北两省的兴安(今陕西安康市)镇台和陨阳(今湖北十堰市)镇台每年十月巡逻会哨的地方,所以很有名。周老禅师出家以后,一心念佛,得到很多感应。后来回到陕西故乡,当地的人都称呼他为周老禅师。他在家乡建了两座小庙。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以后,他的徒弟和徒孙都逃乱走了。他在将要圆寂以前,跟乡里人说,我死了以后,把我的遗体装在缸里,修一座塔盖起来,过三年时间开塔,遗体如果烂了就烧掉,如果不坏,就供在大殿的一边。后来过了三年开塔,他的肉身没有坏,就供在大殿里。后来他的化身给邻县县太爷的少爷看病,治好了病不接受谢礼。他告诉少爷,如果想他,就到某处某寺来访我。后来少爷去那个寺院拜访周老禅师,寺院的人告诉他是大殿所供的法师的名字,一看法师肉身,果然是给他治病的和尚。因为这个灵感,这个寺院成年香火不断。”

老和尚最后开示:

“诸位,梵网经云,孝名为戒,亦名制止,孝顺至道之法。夫依教奉行,方名为孝。能依教奉行,则凡佛所得者,自己都能得到。如果不依教奉行,则袈裟之下,失却人身,三途恶道之苦,穷劫未能尽说也。愿受戒诸佛子,各各努力。”

听着戒和尚讲的事迹,印光大师内心深受震动。他想,周老禅师如果不是因为娘变猪而出家修行,只不过是一个守分的良民。如果不是郧阳知府逼他吃肉,他肉未入口,血就吐了出来,那么他的案子也决没有翻过来的道理。因为他看到猪肉,就同看到娘亲的肉一样。由于官威强逼,不敢不吃。没有吃到嘴里而心肝就痛裂了,所以吐血。知府由此知道他冤枉,而为他设法行文免罪,并叫他出家修行。人死以后变畜生,还算是好的。如果堕落到饿鬼或者地狱中,那比畜生不知道要苦多少万万倍。听了这个故事的人,不但不肯吃肉,而且不肯长期在这个苦世界做人。要一心念佛,求生西方,免得又堕落三途恶道受苦。佛经说“寺地狱苦,发菩提心”,印光大师念佛求生净土的决心更坚定了。

摘自:《印光法师的故事》作者:余池明